111111.JPG  

內斂並緩慢

第一個場面就不普通。沒特別做什麼卻能讓觀眾投入電影裡。問了其中有何秘訣,連奕琦導演歸功於演員:「第一次導長篇,且因主角敏秀和陳庭兩名女性,我全心信任演員。」如此把課題原封不動地還給演員,對於飾演陳庭的隋棠更是逃避不了。陳庭在電影一開始就死了,透過曾是學生及戀人的敏秀、丈夫的記憶,樣貌才得以顯現。「片中對陳庭並非鉅細靡遺描述。開拍前探討了關於『為何陳庭將生命賭在與敏秀的愛情?』『因為自小失怙才這樣的嗎?』但透過電影看到,重點是陳庭極端的感情模式。」對於留在母親身邊的敏秀,說:「你長大了。學會不說話了。」陳庭的表情是這樣寂寞。以及從最初的場景,寂寞眼神就淹沒了氣氛的敏秀。《命運化妝師》中,亮眼的當然是演員的演技。但不只這個,片中還有值得仔細觀賞的是最後一幕:化妝師敏秀想像裡,和陳庭一起彈琴的舊日時光。畫面久久停留在敏秀的彈琴的手指,敏秀哽咽的聲音出來了鏡頭也一動不動,直到陳庭雙手出現在旁,敏秀滿是淚水的臉龐才得以看見。至此,連導演才說了秘訣:「慢慢地描繪主角的感情。《命運化妝師》就是一部跟著感情走的電影。」

記者장성란 / 攝影최준석


化妝師在富川放映隔日,拿到影展日刊,短短一篇卻剛好點出我看片時感覺到的東西,就譯了出來。

另憑印象記一下那天導演說的話。

「一開始很想嘗試各種攝影風格,拍了幾天之後發現根本沒時間想這個,演員才是最重要的。」

「化妝師現在台灣正在上映,評價兩極,喜歡的很喜歡,討厭的說這根本是爛片。同志也不同志、懸疑片也不懸疑。」

「片中的光影很重要,除了區分過去和現在,也傳達人物的內心。」

「謝謝大家來看這部片,尤其這不適合早上的電影,又慢又需要耐心‧‧‧‧」

現場的中國女生問導演拍這部片的初衷。也有韓國女生說:「人在台灣的哥哥向我推薦這部片,所以來看了。」主持人則問導演是不是感情上受過傷害。種種。

我第一個舉手發言了。平時很少舉手講話,不是沒意見而是生性彆扭。但一開放發言我就舉手(因為俺真是千辛萬苦才進得這戲院啊 Q_Q),表達我真的有被觸動。

我說,這部片推理環節很弱,正因為弱,這部片才能聚焦。

不貪心,不失焦,從電影完全能感覺導演所說,這是一個大體化妝師的生命故事,因這些事件而將自己卸妝,面對過去的後悔、面對人生。最後一幕是敏秀跟生命裡人與事的和解,雖不完全,卻是和解的開始。

它主旨既非同志,也不推理,看似愛情比重很重,但也不是在談情說愛。

要拿同志或推理角度來看這部片,就像用劇情片角度去看變形金剛一樣,何苦啊。

然後,看到隋棠本人瘦成那樣我實在很想把肉分一點給她,忍不住補充說拜託她多吃一點。諄諄隔天看到這段話出現在報紙上。



不過,我不是學生而且已經離學生很遠了‧‧‧‧


==========================================

以上文章轉載自:http://botalu.blogspot.com/2011/07/pifan-interview_23.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命運化妝師 Make Up

命運化妝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