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真是殘酷,創造出那麼美麗的彩虹,它卻又會那麼快速的消逝...。」

 

《命運化妝師》有著很有趣的劇本,應該說它有著很吸引我的元素在裡面,「愛情」與「生死」。而導演利用了推理的手法去包裝了這個悲壯、痛心的故事。整部作品悄悄的將「愛情」之於「同志」,將「生死」之於「殯葬」,巧妙的道出了人心情感的兩大命題,明確的傳遞出每個人追求「瞬間」的執著與盲目。

電影中的角色圍繞著大體化妝師吳敏秀、迷樣亡者陳庭與心理醫師聶城夫身上,關係的架構上其實就是單純的三角關係,然而三者所經歷刻畫的角色背景,卻隨著電影平穩的節奏,在最後堆疊的相當成功,因為彼此在追求的美好,都是不再復見的瞬間。敏秀透過大體化妝的職業去投射她對於高中青澀同志師生戀的追憶,她努力喚回每個家屬對於死者最美的回憶,卻也在追尋自己遺失的美好;相較於敏秀的稚嫩,高中音樂老師陳庭的愛情相對的堅毅且執著,卻也給予了年少的敏秀最好的空間,她有勇氣向世界宣愛,卻更有勇氣將自由給予自己的最愛,她憂鬱、懷疑著人生,她試著從異性身上尋求出路,當解答彷彿就在新生命造訪之時,卻也是壓毀陳庭的最後一根稻草,猶如雙面刃般鋒利的劃破陳庭每一刻的壓抑,打破聶城夫眼裡虛構的美好生活,他親眼看著自己最深愛的女人停止呼吸,得知真相的他開始猶疑著愛與恨的天平,扭曲著善意與真心,雖然三個角色的歷史不盡相同,卻反映出同樣悲哀、冷峻的結局。

殯葬業化妝師利用化妝技巧凝結最美的回憶,彩虹劃過天空創造美麗的瞬間,是這部片兩個很厲害的符號。死亡是痛苦的,對於活著的人來說,但殯葬化妝師卻要倒帶最好的回憶,片中吳敏秀透過陳庭的屍體,不斷的重新省視、重溫自己對於這段愛戀的對錯和美好,而美麗卻稍縱即逝的彩虹,是「曾經擁有」的美好最好譬喻,也是同志神聖的符號。片中現實與回憶不斷的碰撞,性別的議題更是最後緊密劇情結局的高潮,都是不斷的堆疊給觀眾,瞬間美好的美妙與難捨。

整部片的節奏非常緩慢,但這也是本類型電影需要的手段,《命運化妝師》像是冷峻的古典樂,節奏越跳越顯得輕浮,導演把步調壓得非常沈重,相對的觀眾對於每個劇情的轉折與發展就會更加深沈。相對於劇情,本片的攝影運用了不同的色調去傳遞時空的不同,充滿印象派的光影設計加深了「美麗」對於影像的暫留,提醒觀眾我們都在不斷追尋那最值得追憶的瞬間。

「瞬間的美好」是本片的中心思想,卻也在劇情不同的安排中訴說了「曾經擁有」中的諷刺與心 酸,當聶城夫心痛的質問敏秀:「你怎麼知道她在我心中最美是什麼樣子?」到告別式中的回應,「你成功了。」代表著敏秀與聶城夫共同同意了陳庭在彼此心中最美的容顏就是如此,但卻是冰冷的屍體;而聶成夫與敏秀的對質中,彼此一同墜入正面陳庭的影像中,當投影機畫面凝結,現實故事繼續發展,最後看著鏡頭的陳庭,彷彿也看著最後冰冷悲痛的結局,著實痛心與諷刺。

「世界真是殘酷,創造出那麼美麗的彩虹,它卻又會那麼快速的消逝...
。」生命之於愛情,猶如短暫的煙火般絢爛,我們無法創造永恆的生命、不滅的愛情,至少讓我們彼此都誓死珍惜那得來不易的美妙瞬間。


以上文章由網友 Chris Mo Sun 提供

創作者介紹

命運化妝師 Make Up

命運化妝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